http://www.oc-info.com

【文明实践在行动】我们坚守在隔离酒店的21天

  凌晨五点,天幕渐启,美丽的城市渐渐苏醒。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高仕第酒店整个晚上都灯火通明。在隔离酒店坚守的宁珂已经穿好防护服、戴好护目镜,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运送隔离人员的每日饮食、清运生活垃圾、协助酒店消杀和体温测量工作......这看似简单的任务,每一次都是宁珂和未知病毒的较量。“怕!怎么能不怕。但我是一名党员,如果我们都临危退缩,那入境人员、人民群众怎么办?”护目镜后,宁珂的眼睛里透出坚定与执着。

  与宁珂一起来隔离酒店的范伟被分配到了九楼,除了常规的消杀工作,入境人员的各种需求他也尽量满足。化身“快递小哥”取快递,变身“外卖小哥”送饭......范伟的身份来回变换,在隔离人员对讲机里每一次的回答和肯定都是一份安心与温暖。“来之前我心里很忐忑,很担心,但自从来了之后,这种忐忑与担心就烟消云散了。隔离人员都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经常和我们说谢谢,这段时间我们相处得都很好,他们隔离期满离开酒店的时候,我心里既高兴又不舍。”范伟对记者说。

  如果说这21天有什么难忘的瞬间,那一封特殊的感谢信一定能让范伟终身难忘。范伟负责的九楼住着从法国归国的一家人。这家有一个10岁的小男孩。每次范伟把餐食放到房间门口的椅子上,退后两米之后,小男孩的身影就准时出现在房门口,怯生生的对范伟说谢谢。离别的日子很快到了,临走的时候小男孩羞涩的把一张卡片放在范伟和其他工作人员的手上,跟着妈妈和妹妹离开了。歪歪扭扭的字迹诉说着孩子的真心话,稚嫩的笔触却直达工作人员的心灵。范伟说,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特殊岗位责任重,迷彩作甲当先锋。作为大学西路街道办事处的党员干部,宁珂和范伟同时也是街道民兵应急排的民兵。来隔离酒店报到之前,两人已经在社区一线天了。从社区卡口撤下来后,两人又主动请缨,参与隔离酒店工作的“硬”任务。“现在我们也不能回家,在屏幕对面听听老人的嘱咐、看看孩子的面庞,就很满足了。”宁珂和范伟笑着说。(赛罕区融媒体中心戴萌 大学西路街道办事处)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